<dl id='d6fu'></dl>

      <i id='d6fu'><div id='d6fu'><ins id='d6fu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1. <tr id='d6fu'><strong id='d6fu'></strong><small id='d6fu'></small><button id='d6fu'></button><li id='d6fu'><noscript id='d6fu'><big id='d6fu'></big><dt id='d6fu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d6fu'><table id='d6fu'><blockquote id='d6fu'><tbody id='d6fu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d6fu'></u><kbd id='d6fu'><kbd id='d6fu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<span id='d6fu'></span>
          <i id='d6fu'></i>
          <acronym id='d6fu'><em id='d6fu'></em><td id='d6fu'><div id='d6fu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d6fu'><big id='d6fu'><big id='d6fu'></big><legend id='d6fu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code id='d6fu'><strong id='d6fu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<ins id='d6fu'></ins><fieldset id='d6fu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神秘的木匣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9
          • 来源:日本三级动画片_日本三级片电影_日本三级视频在线2020

          隆冬深夜 熟客投宿

            民國十三年,在溪口翠屏山下有一傢朋來客棧,店主郝蓮英是個三十來歲的年輕寡婦。郝蓮英秉性忠厚純良,長相也漂亮,卻唯獨頂上無發。她曾花大價錢,讓人做瞭一個假發套,不過套在頭上終究是個顯眼的瑕疵。

            一個時近隆冬的夜晚,客棧來瞭一位穿青襖的商客和兩個夥計,青襖商客的懷裡抱著一個精致的棕色小木匣子,此時,店小二阿七早已提著燈籠走出來,笑臉迎上前一看,原來這商客正是店裡的老熟客,叫陳文葉。此人四十上下的年紀,是省城的茶老板,經常往返於城鄉之間。他和郝蓮英也是老朋友瞭,哪怕路再遠,也要繞道到朋來客棧住下。

            阿七趕緊招呼說:陳爺,東西我來給您拿吧?

            可陳文葉卻搖搖頭,把木匣抱得更緊瞭,哆嗦著清瘦的身子骨,四下一望,問:郝老板不在?

            真不巧,老板娘昨兒染瞭風寒,早早睡瞭,我這就去喊醒她。

            阿七說這話並不是客氣,因為平日裡,郝蓮英深知陳文葉的好意,感激之情深埋心底,她特別囑咐過阿七,如果是陳老板半夜來投宿,無論多晚,一定要喊醒自己。她要親自下廚,炒兩個小菜,燙一壺熱酒,請吃上一頓。

            見阿七要去喊郝老板,陳文葉忙拉住他,問:嚴重嗎?阿七說:大夫說不礙事,喝兩劑藥就成瞭。

            讓她睡吧,一個女人不容易啊!陳文葉捻著頷下一撮稀疏的山羊須,徑自朝他的固定客房去瞭。

            第二天一早,陳文葉趕時間,跟郝蓮英匆匆照瞭個面,見她面色紅潤,心頭寬瞭許多,道瞭聲保重,就匆匆上路瞭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陳文葉前腳才走,阿七的傢人就來報喪,說他老爹去世瞭。阿七失聲痛哭,接過郝蓮英給的八塊銀元,快馬加鞭回老傢瞭。

          木匣落下 悉心保護

            阿七走瞭,客棧的雜活隻好由郝蓮英親自操持。她打掃陳文葉昨夜住過的房間時,發現瞭一個木匣。郝蓮英一眼就看出這是上等桃木做的,鎖是明晃晃的熟銅料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郝蓮英心裡嗔怪:越是有錢,就越是丟三落四,你陳爺看起來謙謙君子,也是一個樣!她用手掂瞭掂木匣,很有分量,不由輕聲咕噥:陳爺傢財萬貫,他的東西該不是平常之物,我可得保管好瞭。

            郝蓮英把箱子搬回自己房裡,等著陳爺來領。

            令郝蓮英想不到的是,一晃快兩年過去瞭,就是不見陳文葉再來,郝蓮英大惑不解:這可真是奇瞭,從前他每隔一月就要去山裡收購一趟。

            難道是我招呼不周,他投瞭別傢客棧?可一打聽,陳文葉也並沒在其他客棧投宿。

            與此同時,陳文葉落瞭一個木匣在郝蓮英客棧裡這件事,已經不是秘密,而且被人越傳越玄乎。有的說是金光燦燦的黃金,有的說是潔白無瑕的藍田暖玉,也有的說是罕見的稀世珍寶,還有的說是能延年益壽的人參精……

            就在事情越傳越玄的時候,又出瞭一件事,那就是阿七,他在奔喪回來的路上被一夥土匪劫上瞭山,一呆就是十三個月。後來阿七好不容易逮到一個機會溜下山,不幸半道被土匪追上,砍成瞭重傷。

          阿七逃到鎮上時已經奄奄一息瞭,他抓著一個屠夫的手說:陳爺……木匣……郝老板……”可話還沒說完,人就斷氣瞭。

          神秘木匣 覬覦頗多

            於是陳文葉的木匣,又添瞭幾分神秘,關於木匣內的秘密,鎮子裡流傳的版本也越來越多,最令人吃驚的一個是裡頭藏著一件從皇宮流失到民間的國寶。

            於是,天天有人上門來打探。